东联原地集邮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763|回复: 111

昨天成交的JF28《淮河》打渔冲原地首日实寄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2 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经过多次加价,宁夏马喆民老师的JF28打渔冲精确原地首日实寄封最终325元成交。尽管此封是否倒戳有争议,我认为当年办封者的回忆是比较可信的。因为区区394枚封现在分散在全国各地集邮者手中难得一见,当年的办封人年事已高退出集邮了,不存在名利情况。如果仅仅根据安庆邮友蒋跃进的文章中一句“星期天休息”为依据,提出该封有倒戳作伪的嫌疑,下面的文章就是很好的答案。
       JF28《治理淮河40周年》的原地实寄封中的“打渔冲(所)”前一段时间在本网上有一些邮友根据我省安庆邮友蒋跃进的文章中一句“星期天休息”为依据,提出该封有倒戳作伪的嫌疑,我在网上也作了一些解释说明,但终自己不是当年此事的亲身经历者,没有说服力的,为了给集邮界对此封有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本月的6日(昨天)我特地去拜访了当年亲自去办理实寄封业务的四人之一的戚克老师,在拜访时为了把事件不留疑问,同时还用电话联系了另一位当年参加实寄业务的张昭俊老师,就当年的事件作了细致的回顾:当年合肥市封片戳协会委派了戚克老师,张昭俊老师,贺镇德老师,和吴爱国邮友去霍山县的佛子岭为大家办理原地封首日实寄的重任,4人是10月13日(发行前的一天)的早晨从合肥坐车去的,到霍山县邮电局已经是中午了,因为事前已经和该局联系落实好接待,所以到了之后受到邮局局长刘文健和付局长刘光银,通信股股长张国香等人的热情接待。由于事前对JF28封实寄需求数量估计不足,霍山县邮局只向省公司要了2000枚,除了合肥去的4位外,还有安庆的集邮者,以及上海原地封集邮研究会也汇款函购到该局要求办理实寄,总需求数量超过3000枚,为此县通信股股长张国香还特地为这事开了一个从未有先例的邮资封分配协调会,并安排好书写场地。第2天早晨一上班,刘局长和张股长就找来一部汽车(张老师说是北京吉普车,而不是蒋跃进文章里说的面包车)亲自把他们送到21公里外的佛子岭镇邮电支局,还在支局的门头上挂了一个条幅,举行了一个简短的首发仪式及合影留念(有照片为证),然后大家把前一天写好的封拿出来办理邮寄,共计1606枚,都精确到个位数,可见多么仔细。总数2000枚封,在佛子岭邮寄了1606枚后,还余下394枚。合肥的4位邮友知道离支局有5公里远有个“打渔冲”邮电所,就和刘光银付局长协商,看能不能去该所办理邮寄,因为这天是星期天,邮电所没有人上班,要想办理邮寄JF28封,就必须让刘局长出面来协调此事,刘局二话没说,就联系该所的一位工作人员来开门营业为合肥的4位邮友办理了394枚封的实寄业务,其具体说就是把394枚封收下,然后盖上当天的邮政日戳就锁门离去,封是第2天(星期一)才送到佛子岭支局的,这也就是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打渔冲”的封比佛子岭的封落地戳要晚一天的原因了。另外2位老师回忆说,安庆的蒋跃进没有和他们一起去打渔冲,因为他要急着赶汽车回安庆,当时霍山县还没有直接到达安庆的班车,他需要倒几次车才能回去,也没有和合肥的4位邮友一起游玩佛子岭大坝,因为当时只有张昭俊老师带了照相机的,这些照片全是张老师照的,张老师说他没有任何映像给蒋跃进在大坝上照相,他说如果照了的话一定会把照片邮寄给蒋的,但是张老师说他没有任何映像给蒋邮寄过照片。所以蒋说他游玩了佛子岭是假的。
       这样看来,394枚JF28封“打渔冲”封确实是经过该所实寄的,没有任何疑问,当年的合肥市集邮协会会刊《庐阳邮刊》也就这事做了报道。有邮文可以为证。(赵国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4-9-2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料.学习了.
发表于 2014-9-2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发表于 2014-9-2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资料
发表于 2014-9-2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2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贺镇德老师八十年代有过多次交流
发表于 2014-9-2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网站拍卖的

点评

快乐网  发表于 2014-9-2 17:28
发表于 2014-9-2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6006 于 2014-9-3 00:23 编辑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逻辑】
一众人包括领导在内,事前知道“打渔冲(所)”是精确原地,因该所星期天休息而放弃不去,
所以选择了正常营业的“佛子岭(支)”,
他们在“佛子岭(支)”办品,并搞了个小型的发行纪念仪式并拍摄留念,
在“佛子岭(支)”办完寄往中外的邮品后,他们一众人又高高兴兴的去水库旅游,也拍摄留念了,
玩乐中再突发兴致请领导千里迢迢的把“打渔冲(所)”的营业员叫来开门盖戳,
戳盖好后,营业员又关门、回家继续当天的休息,盖好的成品次日再封发上路。
~~~这说法应该是释疑者的大意了;

在我质疑时先声明:
我不怀疑当地邮局领导的呼风唤雨能力,也不怀疑“打渔冲(所)”营业员服从命令的行为,这是属于有可能的情况,
但这种【思路】与【行动】是前后矛盾的,不符合这众人去原地办品的正常情理的;
(这次跑戳办品行动是有组织、有计划、有话语权领导带队,而且还是有公家车安排去的),
邮局领导要去“打渔冲(所)”办品、盖这天的日戳(且是次日才封发),用得着用这种怪异的逻辑来办吗?
为何不直接让全部封在“打渔冲(所)”寄出?反正这是领导叫的邮局开门,在哪办首发式(寄出精确邮品)岂不更好?
何必呢......?

拜托~是我的逻辑思路错了;还是有人要编织圆场故事?

【人证、物证】
同一众人;一台车;一起往返行动,
在“佛子岭(支)”办品时沸沸扬扬,事前的准备工作,事后的旅游水库均有外地证人(蒋跃进)撰文记录,
也有本地人的物证(照片)留存作证,
唯独“打渔冲(所)”的办品过程没有外地人记录也没有照片可作证,
这种厚此薄彼记录办品、记录重要事件、情况的方式是不符合“完整性”和“连贯性”情理的,
故我认为:
当天一众人跟本就没有去“打渔冲(所)”,所以没拍到““打渔冲(所)办品”的照片,
其实;当时的原地集邮界对“打渔冲(所)办品事件很快就开始质疑了;
蒋跃进邮友不愿同流合污,当年的撰文当然也不会把这段子虚乌有的“打渔冲(所)办品事件”记录了;
(十六年后有了网络,蒋先生再写博客也从不提及““打渔冲(所)”,这不是“尽在不言中”吗?)
近年来;一直有人想把这个“打渔冲(所)”的出品进行合理化洗洁,更拿出了办品时的照片;
殊不知这照片里只有“佛子岭(支)办品”的,而没有““打渔冲(所)办品”的,这就更加质疑“打渔冲(所)”是倒戳品了。

【实际品比较】
倒戳品有套寄的,也有真走过邮路的,有外地邮人收到“佛子岭(支)”品几天后又收到了迟到的“打渔冲(所)”品,
即:部分倒戳品走了真邮路,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事件与这些外地的收件人没有多大的关系,他们仅是受众;不是同伙,但如批量接收套寄品补落地戳的就另当别论了),
故可以从这些寄往外地、走过真邮路的邮件上作比较,“倒戳日”即会原形毕露
(大家可以拿寄达上海的这两种实际封作日期比较),
质疑“打渔冲(所)是倒戳品”当时就是从上海的原地集邮界开始的......
多少年来,有多人撰文为此事释疑,但都未被有识别能力的邮人所接受而视为假伪品中的经典之作......
 楼主| 发表于 2014-9-2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缕清风 于 2014-9-2 21:52 编辑

         倒戳的目的----------为名?为利?区区394枚封分散在全国各地集邮者手中难得一见,当年的办封人年事已高已经退出集邮了,不存在名利情况。我个人认为当事人-----老集邮者的回忆是可靠真实的。
       20多年了,我们后人 用今天的逻辑思维怎么推测怎么质疑都不过分,事实(办封者的回忆)胜于雄辩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楼主| 发表于 2014-9-2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缕清风 于 2014-9-3 07:08 编辑

   推测:【他不愿同流合污,当然也不会撰文记录这段子虚乌有的“打渔冲(所)办品事件”。】
             赞一个!品德高尚的人,而且还是一群人中唯一的。
   回忆:另外2位老师回忆说,安庆的蒋跃进没有和他们一起去打渔冲,因为他要急着赶汽车回安庆,当时霍山县还没有直接到达安庆的班车,他需要倒几次车才能回去,也没有和合肥的4位邮友一起游玩佛子岭大坝,因为当时只有张昭俊老师带了照相机的,这些照片全是张老师照的,张老师说他没有任何映像给蒋跃进在大坝上照相,他说如果照了的话一定会把照片邮寄给蒋的,但是张老师说他没有任何映像给蒋邮寄过照片。所以蒋说他游玩了佛子岭是假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联原地集邮网 IP查询 PR查询 收录查询

GMT+8, 2018-6-21 05:09 , Processed in 0.23470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