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联原地集邮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回复: 5

德雷福斯冤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2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德雷福斯冤案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冤案编辑
阿尔弗勒德·德雷福斯(1859—1935)出身于阿尔萨斯一个犹太血统的纺织资本家家庭。普法战争后,家乡被普鲁士侵占,德雷福斯举家离开该省,并加入了法国国籍。1892年从军事学校毕业后进入法国陆军总参谋部任见习上尉军官。
德雷福斯被折断配剑关押
德雷福斯被折断配剑关押
1894年9月26日,在德国驻巴黎大使馆充当女仆的一个法方情报人员,从德国武官施瓦茨科彭上校的字纸篓里发现了一张没有署名的便笺,上面开列了关于法军布防情况和炮兵训练动向等五份法国国防部机密文件的清单,这说明法国总参谋部内部肯定有德国的间谍,法国总参谋部反间谍处副区长亨利少校等人在侦察中认为这是犹太人干的,又以字迹相似为由,认定罪犯就是德雷福斯,笔迹鉴定专家虽有不同意见,总参谋部仍然于10月15日,以间谍和叛国罪将德雷福斯逮捕,并由迪·德克朗陆军中校负责进一步调查,德克朗乘机大搞逼供信,认定德雷福斯犯罪属实。
1894年12月22日,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军事法庭秘密判处德雷福斯无期徒刑,后将其押送到法属圭亚那附近魔鬼岛服役。德雷福斯在审讯中和流放地,始终拒绝认罪,他的家属也竭尽全力为其申冤平反,可是毫无结果。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控诉编辑
1898年1月11日,巴黎军事法庭竟宣判艾斯特拉齐无罪,而皮卡尔却以泄露机密罪遭到逮捕。这一横蛮无理的判决,激起了一切正直人们的无比愤怒。1898年1月13日,著名作家左拉在《震旦报》上,以《我控诉》的通栏标题,发表了致共和国总统的公开信。左拉控诉阻止德雷福斯案件重审的一切人是存心不良,蓄意制造冤案。这些人是违犯人道,违犯正义,践踏法律。左拉在公开信中愤怒地指出:“真理在前进,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当人们把真理埋在地下,它就会在地下积聚起来,酿成爆炸性的巨大力量;而且一旦爆发,就会使一切归于毁灭。”“至于我所控诉的人,我并不认识他们,也从未见过他们,我对他们既无怨无仇。在我看来,他们只不过是心怀社会邪恶灵魂的几个实体罢了。而我所做的工作,仅仅是促使真理和正义早日大白于天下的一种革命手段。……我的激动和抗议是我灵魂的呼声。让他们把我带到刑庭受审吧,我要求公开的调查。我正等候着。”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昭雪编辑
1899年8—9月,军事法庭通过一个多月的辩论,仍然以5:2票的多数肯定德雷福斯有罪,但迫于形势,改判为10年徒刑。愚蠢的判决激起了广大群众和世界上近20个国家的示威抗议。上任不到一年的卢贝总统只得随即宣布赦免德雷福斯,陆军部长为平息民心,宣布“案件业已结束”,但仍然不愿平反昭雪。直到1906年,最高法院不得不重审此案,宣判德雷福斯无罪并复了职。皮卡尔中校也回到军队,晋升为准将。经过十二年的斗争,冤案才算了结,但制造冤案的真正罪犯,仍然逍遥法外,无一受到惩处。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德雷福斯案件是法国反动的军国主义分子、民族主义者、排犹主义者和教权派为了煽动民族沙文主义和反犹太主义情绪,进而推翻法兰西第三共和国而蓄意制造的一起大冤案,这一案件的受理经过充分说明了资产阶级政治民主的虚伪和法国军国主义势力的反动与猖獗,彻底暴露出资本主义制度卑鄙、狠毒、腐败和专横,以及资产阶级法庭的反动阶级实质。这一案件“证明了资产阶级费尽心机企图掩盖这样一个真理:即使在最民主的共和国内,实际上也是资产阶级的恐怖和专政居统治地位”。
德雷福斯案件使执政的温和共和派威信扫地,无法继续统治下去,而激进共和派由于广泛介入重审德雷福斯派的行列而信誉大增,温和共和派,很快被激进共和派所代替。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1906年——德雷福斯冤案昭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实名登记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联原地集邮网 IP查询 PR查询 收录查询

GMT+8, 2019-7-16 12:06 , Processed in 0.07459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